双均线系统:财经观察:内外风险叠加或拖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统一理财平台

201908/12

双均线系统:财经观察:内外风险叠加或拖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

新华社悉尼4月19日电 财经观察:内外风险叠加或拖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

新华社记者王文迪 郭阳

在当前全球经济面临下行风险的配景下,澳大利亚经济面临内外部风险叠加的考验。阐明人士认为,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行和全球贸易环境不确定性将拖累2019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。

自2018年下半年起,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出现明显放缓势头,去年第四季度环比仅增长0.2%,同比增长2.3%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在最新一期《世界经济展望陈诉》中,将2019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预期下调了0.7个百分点至2.1%。

英国智库牛津经济研究院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萨拉·亨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近期来看,我们的预测和IMF一致,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速可能略高于2%,但不会高出太多。”

从国内看,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已经持续下行凌驾一年,尤其是悉尼和墨尔本表示出领跌的趋势,成为其经济增长最大的内部风险。

澳权威房地产信息机构核心逻辑公司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3月澳大利亚房价跌势持续。自2017年10月达到峰值以来,澳大利亚全国住宅价格已持续17个月走低,并累计下跌7.4%。其中,悉尼和墨尔本两大房地产市场大幅度下滑。

亨特认为,房地产市场是影响澳大利亚经济前景最主要的因素,如果今年房市降温加剧,会进一步影响住宅建设活动,也将对消费者产生负面影响,进而影响经济增长。

国际咨询公司凯投宏观澳新地区阐明师马塞尔·蒂利安特也认为,房地产市场低迷将持续抑制经济增长。

经济合作与成长组织警告说,房价暴跌是澳大利亚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。房价大幅下跌可能会削减家庭消费,打击建筑业活动,并导致抵押贷款违约率增加以及信贷收紧。经合组织认为,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机构应该对房地产市场硬着陆的情况做好准备。

从外部因素看,澳大利亚是一个严重依赖外部环境的经济体,外部贸易环境不确定性是其经济增长的最大拖累因素。

尽管2018年澳大利亚贸易顺差较前一年有所增长,但澳联邦贸易部、澳大利亚中央银行等部门普遍担忧2019年国际贸易大环境下的澳大利亚贸易表示。从官方部门到市场阐明机构,都将国际贸易紧张局势作为影响澳大利亚2019年经济增长的最大外部负面因素。

澳央行多次在例行货币政策会议上表达了对外部不确定性的担忧。澳央行行长菲利普·洛也暗示,国际贸易紧张局势正在影响全球贸易和一些投资决策。